军旅人生 高本超:从险些被停飞到勇夺“金头盔”一路奋飞远航

高本超,山东菏泽人,空军特级飞行员,“金头盔”获得者,现任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参谋长。入伍23年来,高本超始终保持冲锋姿态,苦练精飞、为战育人、矢志打赢,安全飞行近3000小时,先后完成30多项重大演训任务,荣立二等功1次。

记者来到西南某军用机场的一处指挥所时,高本超正在指挥一场对抗空战训练。雷达显示屏上,数架战机飞行轨迹交织,多个光点密集闪烁。训练间隙,临窗望远,天高云淡。高本超说,他从小就对头顶这片蓝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高中毕业如愿考入空军长春飞行学院后,他就把所有的青春和梦想洒向了这片天空。

高本超:我父亲年轻时就选择参军入伍,在高炮部队服役。通常我们说起“夺取制空权”时,大家很容易想到战斗机,其实高炮部队也是夺取制空权的很重要的武装力量。以前,从我的老家山东省菏泽市走出来很多飞行员。直到现在,部队每年都会在市里各所高中选拔预培飞行员的苗子,我高中的时候也报了名。高考成绩过线日,我拿到了空军长春飞行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大学期间,“淘汰”这个词就像悬在飞行学员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会掉下来斩断他们奋翼蓝天的梦想。在历经千辛万苦通过了空中跳伞、野外生存和初教机起降、特技、编队、夜航等课目的考核后,高本超转入高教机训练。没想到刚飞了几个架次,高本超就感到体力不支,一下飞机就呕吐不止,险些被淘汰。

高本超:我刚驾驶教-8的时候,晕机很严重,飞行训练一结束,下来就吐了,因为这还差点被停飞教-8。幸运的是,没过多久就到了春节假期,大家可以选择休息、放松。而我每天都加练,跑步、打悬梯、转滚轮……春节过后的第一架次就是对我进行检飞,当时还是团长亲自检查我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我记得特别清楚,我飞完特技以后,返场的路上又做了八个“横滚”动作,团长说,“好!不错,没有问题就可以接着飞了”。

飞行总是伴随着风险。就在高教机训练逐渐步入正轨时,2003年的一天,高本超在驾驶战机返场着陆时差点儿和一只鸟迎头相撞。高本超回忆说,尽管当时有惊无险,但对他的影响却是刻骨铭心的。

高本超:因为我的反应比较快,飞行技术排名也比较靠前,我很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处置好飞行中的突发状况。但有一天,我在返场着陆之前,大概在600米的高度,有一只鸟从飞机座舱盖背上“唰”一下就飞过去了。当时,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儿撞鸟,而我竟然都没反应过来。从此,我知道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这件事重塑了我的飞行理念及整个事业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再自信了,而是不会再盲目自信了。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高本超正式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2007年,得知部队要改装歼-10战机,高本超第一时间报了名。那两年,他铆在改装一线,通宵达旦钻研理论、研究装备熟悉性能、空中精飞对照验证,技战术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高本超:我想驾驶更好的飞机,这个是刻在骨子里的信念。我比较有冒险精神,喜欢挑战,特别想驾驶战斗力非常强的飞机,也喜欢干比较有挑战的事情。

高本超给自己定下了“三不放过”的要求:不放过任何与战机相关的理论、不放过任何飞行中暴露出的问题、不放过任何与强敌对手较量的机会。经过多次参加大项任务的历练,高本超不断拓宽视野、刷新高度,完成了从飞行教员到训练教官的华丽转身。

高本超:2011年,我参加了第一届“金头盔”考核,当时叫“对抗空战检验性考核”,这项考核在战术训练方面对我是一种启蒙。2012年,我参加空军组织的一项重大演习,在体系对抗过程中,我在机组之间协同配合、更好地执行作战任务方面又得到了提升。在飞行中,如果我们不去试验,就没有更多的经验传授给下一波人,我们必须当好先行者。

作为一名军人,工作中义无反顾地冲锋在前,往往意味着在家庭生活中的缺位和亏欠。在向战奋飞的那些年,高本超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始终是留给妻子的。聚少离多的日子里,妻子独自挑起了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担,这让高本超感到特别愧疚。

高本超:为了让我有更多的精力去准备飞行,我妻子在生活中遇到困难也不会对我讲。一般情况下,我告诉她明天或者后天我有飞行任务,她这几天就会减少打电话的次数。我给她打电话,她就说,家里没什么事,你放心,安心准备就行。她不会多讲什么,就怕我会因为家里的事情分心。有时候孩子生病,她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照顾孩子,基本上休息不好。

星光不负赶路人。在家人的支持下,2016年,高本超作为空军第一批新大纲训练教官,加入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高本超说,在新大纲推广的过程中,为了让大家接受全新的组训方式和作战理念,他下了不少功夫。

高本超:个别人对我训练的内容提出了质疑,因为新的组训方式比以前所飞的余度更小,很接近安全的边缘。我就亲自驾机到空中去试验,由我来验证这个风险是不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然后我再总体施训,这样就走完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流程。

近年来,高本超紧盯备战打仗,不断提升飞行训练中的含“战”量,培养了一大批训练骨干和优秀飞行员,带领团队探索形成了数十套克敌制胜的战法训法,托举更多的年轻飞行员在正确的航迹上飞得更高更远。

高本超: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训练出最好的飞行员,我们的训练效益才能达到最大化,这些全都是为打仗服务的。如果不解决打仗的问题而只谈训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所有的训练内容必须与未来战争挂上钩才可以。

2021年夏天,高本超第四次出征“金头盔”。在精英云集的参赛队伍中,高本超是飞行时间最长的老将。在最后一场中距离对抗中,他与僚机第二次进入任务区时,在“敌”机密集火力攻击下,僚机被“击杀”,他瞬间处于以一敌二的被动局面。

高本超:对方发起强势攻击,而我只有两枚弹,我就虚实结合,在关键时间点判断出对方的意图之后,一下打掉了一架飞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我想到我们的雷达有一个新功能,这次我一定要用出来,然后我就用新功能把最后一架飞机也给打下来了。

最终,高本超以总局分全胜、“零违规”、中距离空战“零战损”的绝对优势斩获“金头盔”。他说,这顶“金头盔”还是拿得太晚了,不过欣慰的是,在一次次备战“金头盔”的征程中,团队的整体战斗力得到了锤炼和升华。

高本超:在“金头盔”比武过程中,我会把新大纲的一些训练理念嵌入对抗中去验证,这样就可以把验证的结果“反哺”回我们新大纲训练。从而实现在基础训练过程中开发战机的新功能,让更多人掌握这种新的技战术,进而提升单位整体的技战术水平。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

这些年,高本超跟随部队一路奋飞远航,完成多项重大演训任务。如今,他将目光瞄准更高的平台和更远的赛场,立志要带出更多经得起实战检验的“金头盔”飞行员,全面提升部队遂行任务能力,锻造敢打必胜的“空中铁拳”。

高本超:只要我还穿着这身军装,我就一定要守好祖国的蓝天。现在让我最有危机感的就是我的年龄,所以我要保持住自己的状态,同时紧紧抓住“打赢”这个根本,培养出更多的“金头盔”飞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