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亚博App全站_首页
法国著名影星让-路易·特兰蒂尼昂去世 享年91岁

中新社巴黎6月17日电 (记者 李洋)法国著名影星让-路易·特兰蒂尼昂于当地时间17日去世,享年91岁。

特兰蒂尼昂的家人向法新社透露,特兰蒂尼昂17日在位于法国南部加尔省城镇于泽斯的家中去世。近年来,特兰蒂尼昂的身体状况转差,逐渐失去视力,淡出公众视野。

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天在巴黎表示,特兰蒂尼昂拥有“巨大的艺术才华”,他通过法国电影“陪伴了我们的生活”。

特兰蒂尼昂1930年12月生于法国东南部沃克吕兹省城镇皮奥朗克。他20岁时移居巴黎学习戏剧,随即在戏剧舞台上亮相。他于1955年首次在电影中饰演角色,1956年通过与法国著名女星碧姬·芭铎合作主演影片而一举成名。

特兰蒂尼昂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演艺生涯中出演了大量影片,塑造了多达160多个角色,其中不少角色令人印象深刻。他一生获得了很多奖项,在其早期作品中,他凭借1968年电影《说谎的人》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接着在1969年凭借电影《焦点新闻》被评为第22届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在特兰蒂尼昂的晚期作品中,以2012年的电影《爱》最受瞩目。该片获得第65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他本人则凭借该片夺得欧洲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卢米埃奖最佳男演员等奖项。另外,他还在1994年、1995年和2012年被评为法国电影凯撒奖最佳男演员。

特兰蒂尼昂主演的著名电影还包括波兰电影大师基耶斯洛夫斯基的名作《红白蓝三部曲之红》等。他还与著名国际影星罗密·施奈德有多次合作,曾共同主演《逃亡列车》等影片。特兰蒂尼昂主演的最后一部电影是2019年的影片《最美年华》,他凭借该片参加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

特兰蒂尼昂个人生活的波折也受到关注。他的女儿玛丽·特兰蒂尼昂2003年被男友殴打致死,年仅41岁。玛丽之死令特兰蒂尼昂非常痛心,该事件当时曾在法国引发很大反响。(完)

欢迎使用亚博App全站_首页
军旅人生 高本超:从险些被停飞到勇夺“金头盔”一路奋飞远航

高本超,山东菏泽人,空军特级飞行员,“金头盔”获得者,现任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参谋长。入伍23年来,高本超始终保持冲锋姿态,苦练精飞、为战育人、矢志打赢,安全飞行近3000小时,先后完成30多项重大演训任务,荣立二等功1次。

记者来到西南某军用机场的一处指挥所时,高本超正在指挥一场对抗空战训练。雷达显示屏上,数架战机飞行轨迹交织,多个光点密集闪烁。训练间隙,临窗望远,天高云淡。高本超说,他从小就对头顶这片蓝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高中毕业如愿考入空军长春飞行学院后,他就把所有的青春和梦想洒向了这片天空。

高本超:我父亲年轻时就选择参军入伍,在高炮部队服役。通常我们说起“夺取制空权”时,大家很容易想到战斗机,其实高炮部队也是夺取制空权的很重要的武装力量。以前,从我的老家山东省菏泽市走出来很多飞行员。直到现在,部队每年都会在市里各所高中选拔预培飞行员的苗子,我高中的时候也报了名。高考成绩过线日,我拿到了空军长春飞行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大学期间,“淘汰”这个词就像悬在飞行学员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会掉下来斩断他们奋翼蓝天的梦想。在历经千辛万苦通过了空中跳伞、野外生存和初教机起降、特技、编队、夜航等课目的考核后,高本超转入高教机训练。没想到刚飞了几个架次,高本超就感到体力不支,一下飞机就呕吐不止,险些被淘汰。

高本超:我刚驾驶教-8的时候,晕机很严重,飞行训练一结束,下来就吐了,因为这还差点被停飞教-8。幸运的是,没过多久就到了春节假期,大家可以选择休息、放松。而我每天都加练,跑步、打悬梯、转滚轮……春节过后的第一架次就是对我进行检飞,当时还是团长亲自检查我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我记得特别清楚,我飞完特技以后,返场的路上又做了八个“横滚”动作,团长说,“好!不错,没有问题就可以接着飞了”。

飞行总是伴随着风险。就在高教机训练逐渐步入正轨时,2003年的一天,高本超在驾驶战机返场着陆时差点儿和一只鸟迎头相撞。高本超回忆说,尽管当时有惊无险,但对他的影响却是刻骨铭心的。

高本超:因为我的反应比较快,飞行技术排名也比较靠前,我很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处置好飞行中的突发状况。但有一天,我在返场着陆之前,大概在600米的高度,有一只鸟从飞机座舱盖背上“唰”一下就飞过去了。当时,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儿撞鸟,而我竟然都没反应过来。从此,我知道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这件事重塑了我的飞行理念及整个事业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再自信了,而是不会再盲目自信了。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高本超正式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2007年,得知部队要改装歼-10战机,高本超第一时间报了名。那两年,他铆在改装一线,通宵达旦钻研理论、研究装备熟悉性能、空中精飞对照验证,技战术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高本超:我想驾驶更好的飞机,这个是刻在骨子里的信念。我比较有冒险精神,喜欢挑战,特别想驾驶战斗力非常强的飞机,也喜欢干比较有挑战的事情。

高本超给自己定下了“三不放过”的要求:不放过任何与战机相关的理论、不放过任何飞行中暴露出的问题、不放过任何与强敌对手较量的机会。经过多次参加大项任务的历练,高本超不断拓宽视野、刷新高度,完成了从飞行教员到训练教官的华丽转身。

高本超:2011年,我参加了第一届“金头盔”考核,当时叫“对抗空战检验性考核”,这项考核在战术训练方面对我是一种启蒙。2012年,我参加空军组织的一项重大演习,在体系对抗过程中,我在机组之间协同配合、更好地执行作战任务方面又得到了提升。在飞行中,如果我们不去试验,就没有更多的经验传授给下一波人,我们必须当好先行者。

作为一名军人,工作中义无反顾地冲锋在前,往往意味着在家庭生活中的缺位和亏欠。在向战奋飞的那些年,高本超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始终是留给妻子的。聚少离多的日子里,妻子独自挑起了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担,这让高本超感到特别愧疚。

高本超:为了让我有更多的精力去准备飞行,我妻子在生活中遇到困难也不会对我讲。一般情况下,我告诉她明天或者后天我有飞行任务,她这几天就会减少打电话的次数。我给她打电话,她就说,家里没什么事,你放心,安心准备就行。她不会多讲什么,就怕我会因为家里的事情分心。有时候孩子生病,她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照顾孩子,基本上休息不好。

星光不负赶路人。在家人的支持下,2016年,高本超作为空军第一批新大纲训练教官,加入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高本超说,在新大纲推广的过程中,为了让大家接受全新的组训方式和作战理念,他下了不少功夫。

高本超:个别人对我训练的内容提出了质疑,因为新的组训方式比以前所飞的余度更小,很接近安全的边缘。我就亲自驾机到空中去试验,由我来验证这个风险是不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然后我再总体施训,这样就走完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流程。

近年来,高本超紧盯备战打仗,不断提升飞行训练中的含“战”量,培养了一大批训练骨干和优秀飞行员,带领团队探索形成了数十套克敌制胜的战法训法,托举更多的年轻飞行员在正确的航迹上飞得更高更远。

高本超: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训练出最好的飞行员,我们的训练效益才能达到最大化,这些全都是为打仗服务的。如果不解决打仗的问题而只谈训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所有的训练内容必须与未来战争挂上钩才可以。

2021年夏天,高本超第四次出征“金头盔”。在精英云集的参赛队伍中,高本超是飞行时间最长的老将。在最后一场中距离对抗中,他与僚机第二次进入任务区时,在“敌”机密集火力攻击下,僚机被“击杀”,他瞬间处于以一敌二的被动局面。

高本超:对方发起强势攻击,而我只有两枚弹,我就虚实结合,在关键时间点判断出对方的意图之后,一下打掉了一架飞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我想到我们的雷达有一个新功能,这次我一定要用出来,然后我就用新功能把最后一架飞机也给打下来了。

最终,高本超以总局分全胜、“零违规”、中距离空战“零战损”的绝对优势斩获“金头盔”。他说,这顶“金头盔”还是拿得太晚了,不过欣慰的是,在一次次备战“金头盔”的征程中,团队的整体战斗力得到了锤炼和升华。

高本超:在“金头盔”比武过程中,我会把新大纲的一些训练理念嵌入对抗中去验证,这样就可以把验证的结果“反哺”回我们新大纲训练。从而实现在基础训练过程中开发战机的新功能,让更多人掌握这种新的技战术,进而提升单位整体的技战术水平。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

这些年,高本超跟随部队一路奋飞远航,完成多项重大演训任务。如今,他将目光瞄准更高的平台和更远的赛场,立志要带出更多经得起实战检验的“金头盔”飞行员,全面提升部队遂行任务能力,锻造敢打必胜的“空中铁拳”。

高本超:只要我还穿着这身军装,我就一定要守好祖国的蓝天。现在让我最有危机感的就是我的年龄,所以我要保持住自己的状态,同时紧紧抓住“打赢”这个根本,培养出更多的“金头盔”飞行员。

欢迎使用亚博App全站_首页
郑渊洁为维权停刊《童话大王》的背后

为维权36年童线月《童话大王》创刊,首期刊载了《牛魔王新传》《象棋里新添一头牛》《皮皮鲁在颐和园》《鲁西西送王昭君出塞》等作品。

郑渊洁告诉记者,《童线年来,为了办好刊物,他几乎没一天中断写作。郑渊洁说,皮皮鲁系列书刊总销量超过3亿册,影响了中国几代读者。现在,皮皮鲁系列图书依然畅销。除此之外,相关影视作品市场影响力也颇为惊人。

皮皮鲁、鲁西西是很多读者的童年记忆。有网友说:“小时候最期待每月的《童话大王》,攥着三块五过马路去对面街角买。”还有人说:“橙色、蓝色系列我全都收藏了。”

在不少读者看来,郑渊洁作品对童真的尊重、独特的教育理念、去标签化的人物刻画等最打动人。

最后一期《童话大王》刊载了《牛魔王新传》。此外,在郑渊洁的一封信中,他向读者解释了停刊原因:“抱歉已经66岁的我精力有限,只能通过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从而拿出全部精力去和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第8229932号童线号舒克商标斗争维权。”

不少人惋惜“童年结束了”,更多人支持维权:“剽窃文学作品中的原创内容,与偷盗一样可恶,应该严惩。”“商标维权是一件值得为之战斗的事。”

事实上,这并非郑渊洁首次为维护知识产权战斗。多年来,从打击盗版书到打著作权官司,再到为商标维权,郑渊洁一直站在维权一线。

郑渊洁称“遭遇过各种形式的侵权”。他说,一些商家未经授权使用其创作的文学角色名称注册企业商号或商标,侵权企业遍布各地,不断有读者向他提供各种侵权线索。他给记者讲了个故事:“一次,我在商场看见有一家叫卤西西的卤肉店,服务员拿着牙签肉说,请您品尝卤西西(鲁西西)的胸,我说我吃不下去。他说你要不喜欢吃卤西西(鲁西西)的胸,可以吃卤西西(鲁西西)的腿。我哭笑不得。”

据他统计,这些年对其作品侵权的商标有672个,“有人注册皮皮鲁商标卖猪皮肉,有人注册舒克商标卖内衣,有人甚至注册了皮皮鲁畜类人工授精商标。”

20年来,他“不是维权就是在维权的路上”,但线个。他统计,每一次成功维权平均需6年,聘请律师等费用约9万元。

据郑渊洁介绍,郑州皮皮鲁西餐厅未经授权注册皮皮鲁商标,他用14年维权成功;北京维纤宝公司利用谐音傍名鲁西西,10年维权成功;南京舒克贝塔宠物用品有限公司未经授权注册舒克贝塔商标售卖鼠粮,9年维权成功。

郑渊洁称,他于1981年创作了皮皮鲁,1982年创作了舒克,1985年创办《童话大王》杂志。而皮皮鲁、舒克、童线年被他人获准注册。

记者了解到,“皮皮鲁”被注册的是第29类肉、肉干等制品,“童话大王”和“舒克”被注册的是第25类服装、套服等商品,而郑渊洁此前并未注册相关类别商标。之后,郑渊洁分别就这三个商标提起无效宣告申请,但裁定不一。记者梳理此前多份法律文书发现,相关裁定或判决支持郑渊洁的理由主要是:他人注册的商标侵犯了角色名称享有的“在先权利”。

郑渊洁多起商标维权案代理律师、北京勇者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王小艳认为,根据商标法及相关司法解释,鲁西西、童话大王、舒克这样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作品、角色名称,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在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其经过权利人许可或与权利人存在特定联系的相关商品上。

而相关裁定或判决中不支持郑渊洁的理由主要是:相关商标使用人并未“夸大宣传”,不属于“带有欺骗性”的标志,也并未“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

此外,对商标提起无效宣告有法定期限,一些争议商标在郑渊洁提起申请时,注册已逾五年,主张超过法定期限,因此不予支持。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晓阳解释说,在2019年的“皮皮鲁案”中,法院立足“公众利益”,认为“皮皮鲁”的注册仅损害了特定民事主体的民事权益,应审查的是商标标志本身是否可能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不宜将商标使用结果所导致的消费者误认误购纳入考量,故不支持郑渊洁。

而2020年的“舒克案”,法院立足“在先利益”。因此对同类案件,法院立足不同考量和出发点,做出同案不同判的裁定。

除文学角色外,随着近几年影视IP大热,影视作品名称被用来申请注册各类商品和服务商标的现象愈发多见。据了解,“花样年华”“生活大爆炸”“权力的游戏”“花千骨”“无间道”曾被申请注册在化妆品、背包、计算机游戏软件、零食、防盗门等不同类别商品和服务项目上。

此外,奥运冠军名字、“雷神山”“火神山”等医院,也纷纷成为商标抢注对象。“商标注册”甚至发展成一门生意、一个产业。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在先权利”为关键词搜索,可检索到26971篇文书;以“恶意注册”和“商标”为关键词,可检索到2985篇文书;以“抢注商标”为关键词,可检索到1343篇文书。

业内人士认为,鉴于作品名称保护的艰难性,在其被抢注为商标后,难以通过其他在先权利进行维权,唯有提前注册、早做防范,但这必然会增加成本。

在宋晓阳看来,任何权利主体都可以为保护商标权不断注册新门类,但作家将其笔下知名角色注册成全门类商标也不现实。建议有选择地优化注册结构,引入专业团队,维护个人认为重要的角色商标权益。

郑渊洁认为,商标侵权的主要问题包括:核准注册商标人员的自由裁量权大,提起无效宣告有法定期限,维权成本太高。

“郑渊洁的维权事件,对文化领域IP及其衍生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具有典型意义。”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董煜认为,一方面,要依法保护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要从中发现问题、澄清认识,逐步完善相关法规和制度体系。

不久前印发的《“十四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中,明确要加强知识产权全链条保护,统筹推进知识产权审查授权、行政执法、司法保护、仲裁调解、行业自律、公民诚信等工作。

郑渊洁建议,建立更严格的黑名单制度,对相关新申请严加监管;修订关于无效宣告法定期限的规定;缩短诉讼时间;在立法、司法层面进一步加大惩罚力度,提升违法成本。

董煜认为,随着创意产业的发展,未来类似问题将不断出现,相关部门应及时做好政策储备,明确处理原则和办法。建议对存量、增量问题区别对待,确保公正司法执法;对新发生的侵权事件,要加大打击力度,让侵权者付出更大代价,引导各方形成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良好社会氛围。